<progress id="56y5b"><legend id="56y5b"></legend></progress><progress id="56y5b"><span id="56y5b"></span></progress>
  • <progress id="56y5b"><tbody id="56y5b"></tbody></progress>

    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审判研究

    主动作为,全面统筹,助力社会治理新发展(2018.9)

    --行唐县法院“三位一体”大调解工作纪实

      发布时间:2019-04-30 08:43:02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近年来,行唐县法院在党委的领导下,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平衡社会利益、调节社会关系、规范社会行为,化解社会矛盾“的总体要求,依靠党政主导统筹社会资源,进一步完善“大统筹,大联动,大调解”工作机制,充分发挥乡镇法庭法制桥头堡作用,探索出了法院助力社会治理创新的新模式。

        党政主导大统筹,机构落实保运行

        为推进社会治理法制化建设,县委、县政府决定推出“党委牵头、政府支持、法院主导、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的大调解工作机制。组织机构为,县委成立大调解工作领导小组,统领全县大调解工作;县成立三位一体大调解中心,组织开展全县大调解工作;县直部门成立调解中心,做好本单位行政调解工作;乡镇成立大调解中心,做到乡镇矛盾不上交;村级成立调委会,做到村内矛盾不出村。

        县三位一体大调解领导小组组长由县委书记兼任,由法院牵头组织开展三位一体大调解工作,大调解中心主任由法院院长兼任,建立了以司法调解为纽带,整合行政调解、人民调解力量的“三位一体”大调解工作机制。16个乡镇(开发区)均成立大调解中心。既有“老康调解室”的品牌调解室,也有诉调对接中心、城区调委会等调解机构,同时还有交通事故、土地、医疗等专业调委会。共计聘任专职调解员105名,同时部分调解员也是法院的退休干部、人民陪审员。县财政每年拿出100万元专项经费列入财政预算。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真正做到了“五有”即有机构,有机制,有人员,有经费,有办公场所。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主导,相互衔接,合力调处的矛盾纠纷多元衔接化解机制。该机制特点为,司法调解在矛盾多元化解过程中,实现了从业务指导,机构领导,到合法性审查,司法确认的全程主导作用,克服了衔接不畅,指导不足,保障不力的问题,真正取得了实效。2017年调处的900多件案件中,17件意外死亡矛盾纠纷,32件土地纠纷案件,51件重大交通事故死亡伤残案件。我县“双百日攻坚”案件,经调解机构化解的达到了30%以上。既缓解了法院办案压力,也为全县稳定大局做出了突出贡献。

        二、调解组织大联动,诉非衔接无缝隙

        我们制定了《司法调解与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衔接的实施意见》,同时,与“一乡一庭”紧密结合起来,今年年初,经党组研究,将全县16个乡镇(开发区)大调解中心的调解员纳入我院“一乡一庭”的陪审员,党组成员高度重视,分包口头中心法庭辖区的5个乡镇,5名法官助理积极参与,6名民事员额法官踊跃参加,分别担任其余11个乡镇法庭庭长,实现了大调解与“一乡一庭”的无缝衔接,为更好的做好司法调解与行政调解、人民调解衔接工作打下坚实基础。诉调对接概括为“三调解、一指导、一确认”。“三调解”即通过积极开展诉前建议调解(也就是对到法院立案咨询或者请求立案的纠纷当事人做行之有效地调解劝导工作。征得当事人同意后,向有关调解组织作出调解建议,由调解组织先行调解)、诉中委托调解(经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委托人民调解组织、行政机关、其他社会组织或者个人进行调解)、诉后后续调解(法院在案件审结后,若仍有后续工作需要做的,则将有关情况告知纠纷所在地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并附送调解书或判决书,所在地人民调解委员会应做好后续调解工作,同时包括执行和解),充分发挥社会调解功能作用,尽最大努力化解社会对立情绪,增加社会和谐因素。“一指导”主要是通过民调指导员(法院“一乡一庭”庭长)发挥作用,利用上站和下乡的机会,深入基层和案发地,靠前指导各级非诉调处组织有效开展调解工作,争取将矛盾纠纷处置和化解在初期,控制和解决在基层,努力实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难事不出县”的工作目标。“一确认”是指在双方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经当事人双方申请,通过人民法院对各类调解案件的审查,依法确认其法律效力,提高了调解的社会公信力。近年来,我院先后对多起重大矛盾纠纷的调解协议的效力进行了确认。实现了司法调解与行政调解、人民调解有效衔接,协调联动,保证了“案结事了”。

        三、人人尽责大调解,矛盾化解效果实

        在我院,每一名审判人员,每一个案件,都能及时找到调解机构、调解员调解案件,县直有城区调委会、“老康调解室”及各专业调委会,乡镇有乡镇大调解中心,村内有乡村调委会,随时委托调解。通过运用三位一体大调解平台,近两年我院实现了“三高三低”,“三高”即:①服判息诉率明显提高。②执行和解率明显提高。③人民满意率明显提高。由于调解衔接工作使得诉前调撤率大幅提高,也使得大量纠纷解决于诉前,导致了可喜的三低出现:①一审民事案件上诉率明显降低。②新的涉诉信访数量明显降低。③执行申请率也明显降低。一篇《马,终于回家了》的报道,折射出法院每一名法官调解工作的缩影。

        2017年12月11日上午,一位风尘仆仆的老汉来到上闫庄乡镇法庭(亦即上闫庄大调解中心),连气带喘的向乡镇法庭调解员倾诉:“我的马丢了……,找到了……,人家就是不给,我怎么办呢?” 乡镇法庭调解员霍进校一边安抚老汉,同时与乡镇法庭庭长张军海联系,很快张军海庭长与其他工作人员赶到上闫庄乡镇法庭。经过一番谈话才弄明白:老汉姓王,本县城寨乡上滋羊村人,前几天他丢失了一匹马,经多方寻找,找到的几十里地以外的上闫庄乡董庄村,一位姓赵的拾到了,人家就是不还,前来求助。张庭长一边劝老王,一边让书记员将案情进行登记,特事特办,急事急办,马上组织乡镇法庭调解员前往董庄村。张庭长一行来到赵家,亮明人份,说明来意,了解情况。赵某很坦然的说:“确有此事,马,是我们几个人捡来的,但我们不能白给他,得有个说法。”并说出当时他们从发现马、到抓住马、喂养马的艰辛,几个人抓马时,追了十几里,到灵寿县界内才抓住,有人因此摔倒受了伤,有人被马踢了一脚等等诸多困难,并且又好生喂养了5、6天,应该有个说法吧。了解了事情经过,开始做双方工作,现场讲理说法,讲乡风民俗,讲拾金不昧的传统道德,讲不当得利的法律后果,捡到东西应当及时归还,但由于对动物的饲养、管理造成的损失,失主方应当给予捡到方一定的经济补偿的法律规定。经过一个上午的调解、说和,双方均有让步,最终,老王拿出了1200元,作为对捡到方老赵他们经济补偿和感谢,老王把马牵回。此案就此了结,在调解协议上签字,双方握手言和。

        离开了赵家,老王一手牵着马的缰绳,一手拉着张庭长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谢谢你们了。”

        2017年,通过以县“三位一体”大调解中心为中枢的覆盖城乡的各级调解组织,接待群众10000余起,化解各类疑难纠纷989起,涉案金额2200余万元,为县域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纵深推进了以政治生态、经济生态、文化生态、社会生态和自然生态为核心的“生态行唐”建设,使一大批影响社会稳定的矛盾纠纷和突出问题,得到了顺利化解,促进了行唐社会的和谐,大调解工作是我县建设激情开放、跨越赶超、美丽幸福新行唐必不可少的维稳工程,真正优化了行唐的社会发展环境,大调解工作在全县经济建设中发挥了积极的、不可替代的维稳作用。

    责任编辑:研究室    

    文章出处:行唐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速8彩票平台